比尔·盖茨-终极慈善,荣耀上帝

比尔·盖茨-终极慈善,荣耀上帝

时间:2014-12-04 16:40来源:互联网 作者:峰站 点击:
比尔盖茨:终极慈善+荣耀上帝(图) 比尔盖茨与温家宝总理在一起 10年前,一个叫做布拉德坦普雷顿的电脑工程师试图用几个通俗易懂的句子来形容比尔盖茨的财富。他说,如果盖茨

 

比尔·盖茨:终极慈善+荣耀上帝(图)

比尔·盖茨与温家宝总理在一起


10年前,一个叫做布拉德·坦普雷顿的电脑工程师试图用几个通俗易懂的句子来形容比尔·盖茨的财富。他说,如果盖茨掉了一张1000美元的钞票,他根本没有必要理会,因为有了弯腰捡钱的这4秒钟,他完全可以挣到更多的钱——是年,盖茨赚了78亿美元,相当于每天2000万美元,每秒250美元。
在1995年到2007年的13个年头里,盖茨蝉连《福布斯》全球亿万富翁榜的首位。上个世纪末,他的个人财富一度接近1000亿美元,相当于当时GDP排在世界第50位的罗马尼亚一年的GDP。
10年后,2008年6月27日,世界财富榜上名列第三的盖茨结束了他在微软的最后一个全职工作日。离职一周前,他告诉英国BBC晚点新闻(Newsnight)的主持人,他要把自己580亿美元的财产悉数捐给他与妻子名下的慈善基金——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如果加上过去所捐献的300多亿美元,他累计捐款接近900亿美元(这个数字超过了许多国家一年的财政收入),这也使他成为继巴菲特(同为基督徒)之后的又一个将所有财产捐出的超级富豪。  

“我们决定不留给我们的孩子。我们想把它(财产)回馈给社会,用在影响力最积极的地方,”盖茨说。
    为了用好基金,盖茨甚至快成为半个医疗问题专家了。他在巴西度假期间,还饶有兴趣地通读了分子生物学家詹姆士·沃森的《基因分子生物学》一书。盖茨透露:“生物学使我们人类战胜了一个又一个病魔。我目前就在阅读一些关于肺结核和艾滋病的书籍。我很喜欢普通生物学,如人的免疫系统什么的,我觉得就很有意思。当然这也跟我们的基金会的工作目标有很大的关系。”

援助效果非常显着。盖茨基金会捐助项目实施以来,已使非洲一些国家的儿童疫苗接种率大幅度提高,每个儿童的平均接种费用从不足1美元增加到10美元,成功地挽救了100多万人的生命。盖茨后来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在我看来,两种感受是类似的——‘人们买了多少软件’和‘挽救了多少生命’,都是很漂亮的数字。”

  

比尔?盖茨获母校哈佛大学荣誉学位


10年前的富得流油的“吝啬鬼”成了10年后最负盛名的裸捐者、慈善家。要知道他们所拥有的财富完全可以让自己的子子孙孙永远不用做事情,就可以尽情的享受美好生活。但他们没有这么做,他们更愿意把这些自己一生的奋斗所赚来的钱用于慈善事业,用于拯救那些灾民、难民和还没有解决温饱的穷人们身上。盖茨-梅琳达基金的主要用途就是用于援助非洲艾滋病人。这种在我们看来匪夷所思的捐款举动,其实有其内在的动因的,他们并不是一时的冲动,也不是为了出名,更不是因为某种政治原因而做出如此惊人举动的。如果我们从深层次去探究他们的动机,我们就会发现,原来是他们的信仰决定了他们的行为。  

比尔盖茨从小就是在教会学校读书长大的,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他在11岁的时候就能一字不差的背诵《马太福音》5-7章;巴菲特也是一位基督徒,他在每年的《给股东的一封信》里面几乎都会引用圣经中的话语;在他们的心目中,他们所有的财产都是上帝委托他们管理的,当他们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这些财富必须交还给上帝,用到上帝所需要的地方。  
 

梅琳达与盖茨在非洲参加慈善活动


  “凯撒的物当归给凯撒,神的物当归给神”(马太福音22:21),比尔盖茨作为上帝所拣选的财富管理者,当他的使命完成时,他便将自己替上帝所管理的财产交还给上帝了。在他看来这是理所当然的,即使是他自己也没有资格去浪费上帝交给他管理的财产。

  
 


德国着名社会学家马克斯·韦伯于1904年左右发表了《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一书。他认为基督教的教义能够产生相应的伦理思想,而这种伦理思想又能推动世俗社会的发展。资本主义不仅仅是市场经济,还必须建立在基督教新教伦理的基础之上,这种伦理对市场经济乃至整个社会起到规范作用。人们以忘我的职业劳动和节俭的生活态度来体现自己的基督教信仰和伦理,并且把劳动的成果理解为上帝对自己的恩惠,自己应该回报社会,并以感恩之心辛勤工作,而不是将劳动成果坐吃山空或挥霍殆尽。这种新教伦理形成了最初的资本主义精神,促成了资本主义在西方的形成和发展。

  这就是他能够做出把财产全部捐献出来的理由所在。1
1994年,盖茨卖掉一些微软的股票,出资9400万美元建立了威廉·盖茨基金会。为了管理好这个基金,盖茨开始辟出一些时间,学习钢铁大王卡内基和石油大王洛克菲勒在管理各自慈善基金方面的经验。
这一年,盖茨同梅琳达成婚。婚礼前一天的新娘午餐上,盖茨的母亲玛丽在给新人的祝辞中说:“那些慷慨的贡献让我们有壮举可期待。”婚礼几个月后,玛丽去世,盖茨的父亲也从法律事务所退下来,自愿为儿子打理基金会事务。在之后的四年里,威廉·盖茨基金会因为盖茨的慷慨捐助而迅速膨胀到21亿美元。此后,他和梅琳达的基金会很快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透明运作慈善基金——官方网站的首页上就有往年的财报可以下载;捐赠者也可以方便地跟踪到捐款的去向。此外。为了避免基金会随着规模的扩大而形成官僚机制,让运营成本侵蚀到基金财富,盖茨夫妇还宣布,该基金会将在盖茨夫妇去世后的50年内消失。

(责任编辑:峰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