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追寻

生命的追寻

时间:2014-12-04 15:53来源:互联网 作者:峰站 点击:
作者:小娥姊妹 初闻福音 说起来十分奇妙,我初次听到福音竟然是在初中的课堂上。 那时的世界历史学到四大宗教,老师介绍基督教时说:基督教认为人人都犯了罪,得罪了上帝,于

作者:小娥姊妹

初闻福音

说起来十分奇妙,我初次听到福音竟然是在初中的课堂上。
那时的世界历史学到四大宗教,老师介绍基督教时说:基督教认为人人都犯了罪,得罪了上帝,于是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以他的死为世人赎罪,只要相信他,你的罪就被上帝所赦免。当时听到这里,我们全班同学和老师一齐放肆大笑。我觉得这个教义实在愚不可及,凭什么世人都是罪人,又凭什么耶稣的死就能赎所有人的罪?全世界每天死那么多人,怎么他们的死就不能赎罪呢?我无法想象居然有人会愚昧到去信这种宗教。

但奇怪的是,时隔近二十年,当时上的课我几乎都没有印象了,唯有这节课上的这段情景,我至今历历在目,而且唯独牢牢记住了基督教和它的基本教义,对其它宗教没有任何印象。

又过了若干年,我念大二的时候,一次坐火车回家时,在车上碰到几个基督徒;她们热诚地向我传福音,我颇为怜悯地看着她们,说:“我肯定不信这个。”她们看我学生模样,就说其实牛顿这些科学家都是基督徒,我骄傲地说,“这我知道,书上说了,牛顿晚年因为一直找不到第一推动力,就信上帝了,认为上帝是第一推动力,我们都认为这是一个伟大科学家的堕落。”那些姊妹见我如此,也没有再说,但要送我一本圣经,我倨傲地拒绝了。

2003年,我来到北京工作,与我妹妹同住。她那时因为到香港的一次学术交流,听到福音信主了。但她当时仅是单纯地相信上帝的存在,其它的基本真理都不懂,也不知道要去聚会。不过她仍然向我传福音,要我也信上帝。我觉得她简直神神叨叨,挺好一个北大的学生,居然这么迷信,所以每次都对她嗤之以鼻。
后来我看到《达芬奇密码》这本书,看完后那个兴奋啊,觉得总算找到基督教的真相了。于是我迫不及待地推荐给她看,妄图推翻她的信仰。

现在想起来,我特别能理解那句话:“世人最高兴的事就是早上醒来,在当天的报纸上读到上帝不存在的证据。”不过是一本小说,而且是一本结局十分拙劣的小说,我却完全当真了,只因它证实了上帝的不存在,由此也很能理解,为什么进化论作为一种假说,却如此快速地为世人所接受了。

生命的追寻

尽管我如此悖逆,上帝仍以慈爱的手不断地牵引我回到他身边。

从高中时期开始,我就无法停止问自己一个问题:“人为什么活着?我活着的意义是什么?”上帝就以这个追问不断地把我拉向他。

那时读过一个小故事:
一个渔夫在海滩上晒太阳。一个富人走过来,问他:
“你为什么不去打渔?”
渔夫反问:“我为什么要去打渔?”
富人说:“打了鱼你就可以把鱼卖了,换成钱啊。”
渔夫问:“然后呢?”
“然后你就可以把钱攒起来,越来越多。”
“那又怎么样呢?”
“那样你就可以盖一栋大房子,雇很多渔夫为你工作。”
“那然后呢?”
“然后你就可以舒舒服服地在海滩上晒太阳了。”富人不耐地说。
“但我现在不是已经在海滩上舒舒服服地晒太阳了吗?”渔夫不解地说。

这个故事引起了我深深地思想,我总是诘问自己:“为什么我要在这为考大学而苦读呢?我并不愿意这样啊。但为什么我又不敢放弃、不敢舒舒服服地晒太阳呢?”

最后我简单地得出结论,是因为父母,因为我不能让他们失望,因为我要为他们的下半生负责。可是由此我又想起另一个故事:
陕西的高原上,一个牧童在放羊,别人问他:“你放羊为了什么?”
他说为娶媳妇。
那娶媳妇为什么?
为生孩子。
生孩子又为了什么?
为放羊。

这样看来,父母是为了孩子而不能晒太阳,而孩子似乎又为了父母而不能晒太阳。我陷入了人生第一个思想迷雾。

大学毕业后开始工作,比起在学校更加深入地接触社会和生活,这两个关于生命意义的故事始终盘旋在我脑中,琢磨不透。

几年内,我换了好几份工作,但无论是在私企,还是在文化单位,除了养家糊口,我都找不到工作和存在的意义。

我觉得我们根本无权取笑那个陕西的牧童,因为我们的生活其实和他完全一样:
父母日夜劳苦做工,说是为了下一代的幸福生活,下一代又劳苦做工,说是为了再下一代的生活……

我们只是在这个牧童的循环圈中加入了各样的繁杂的花样,比如房子、地位、金钱,但本质上,我们和他并无不同。只是他的生活更简单,于是我们一眼便看穿了其中无趣的循环,而我们因为加进去了各样的花样,自以为生活于是有意义起来,其实循环仍是循环,无趣仍是无趣,生活绝没有因为花样的增加而富有意义起来。

那时读《红楼梦》,看到甄士隐的生活“观花修竹”、“手倦抛书”,令我怦然心动。我想人应该过这样一种审美的、尊贵的生活,是享受生活,而不是为生活所累。

但是我们似乎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所驱使和奴役,只能被动而无奈地随着世界转动,却无法跳出来。我只看到一代一代的人们像骡子一样劳苦一生,然后无声无息地死去;看到无论富人还是穷人,其实都是没有尊贵地在这个世界奔忙,用各样不同的方式出卖自己的灵魂。

我那时一度想过回农村去教书,我想我去当老师,教育几个学生,切实改变几个农村孩子的命运,不就是意义吗?可是我再一想,什么是改变命运呢?不过是把他们从农村送往城市这个大机器,从一个简单的循环送往一个复杂的循环,有何意义可言呢?

最后剩下一条路,我想自己创业,按我自己的意思生活。

于是借了一些钱,在超市租了个门面,销售一些非常有美感的生活小用品,觉得能美化自己的生活,也能美化人们的生活。

进入生意场以后才发现,无论多么美感的用品,只要和金钱、利益搭上关系,就只是赤裸裸的商品,再无美感可言了。工作时同事之间似乎还有些感情联系,到生意场上人们之间只剩下利益与金钱。我觉得自己完全被抛入生活的黑洞里,离最初寻找的意义越来越远。

“我为什么活着?”这个问题愈加频繁地叩问我的心灵,我却越来越没有答案。我为此徘徊在抑郁症的边缘。

(责任编辑:峰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