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过流泪谷(见证连载)二十一~二十五

行过流泪谷(见证连载)二十一~二十五

时间:2014-12-04 16:30来源:互联网 作者:峰站 点击:
第五章 第二节 成安县位于河北省的南部,东接山东省,往南与河南省相邻。 自一九一三年起,来自美国的宣教差会拿撒勒人会,开始以大名县为中心,逐步在包括成安县在内的河北省

第五章 第二节

成安县位于河北省的南部,东接山东省,往南与河南省相邻。

自一九一三年起,来自美国的宣教差会“拿撒勒人会”,开始以大名县为中心,逐步在包括成安县在内的河北省南部五县,以及邻近的山东省西北部五县等地区,开拓福音宣教事工。

为了适应中国民众的理解和领受,这一期间,“拿撒勒人会”取中文名称为“宣圣会”。在信仰的领受上,“宣圣会”与相忱曾经就读和事奉过的“远东宣教会”、远东圣书学院,同属于卫理宗。

一九一五年,“宣圣会”的宣教士开始来到成安县,传播福音,建立教会。一九二一年,“宣圣会”在成安县东关购置土地,陆续建立教堂和学校。到四十年代初,东关的教会已经有每周固定的礼拜聚会,大部分乡村里都或多或少的有人受洗归主。一些爱主又热心事奉的弟兄,已经在各自的村庄里建立起家庭聚会。也有为数不多的年轻人,到“宣圣会”在大名开办的圣经学校接受初级的神学装备。

二十多年来,神用他丰盛无尽的慈爱、保守和看顾,借着他在地上的教会和他众仆人的手耕种、浇灌,使福音在这片神所亲自眷顾、耕耘的土地上,开始初结果子。

“宣圣会”在成安县东关的教会,是一座用高大厚实的土坯砖墙围成的长方形的大院子,南北方向上比东西长一些。听教会的同工讲,整个大院子的占地面积足有二十四亩半。

教会的正门在院子南边,是两扇对开的中式木门。进门沿路直行,就有三间高大敞亮的平房,是教会的礼拜堂。礼拜堂的东侧是一座有八、九米高的三层钟楼,与礼拜堂连成一体。礼拜堂和钟楼用的都是当地出产的一种青砖,这种砖在烧制的过程中,用一道淬火工艺来给砖体降温,制成的砖表面呈现青灰色,非常耐用。礼拜堂采用的是中国传统建筑的起脊式屋顶,顶上铺的却是一种用水泥制成的白色平瓦。因为当时中国基本上还不能制造这种白色的水泥,所以当一大片白色的水泥平瓦出现在成安县这样一座小县城的时候,几乎给当时所有看到的人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礼拜堂的正门向南,正对着院子的大门。南北两侧的墙上都分别开有几扇宽大的窗户,窗户的上沿用青砖砌成中式的拱形券顶。

礼拜堂向东不远处又有一幢五间的两层楼房,用和礼拜堂一样的青砖盖成,屋顶虽然也是起脊式,上面使用的却换成了中国最常见的青灰色筒瓦。楼门也是向南的,楼的南北两侧墙上也开有宽大的窗户,楼门和窗户的上沿,同样用青砖砌出优雅的拱形曲线。这座楼房比礼拜堂更晚些时间盖成,是教会附设的晨光学校。一楼门道的两侧,各有两间是学校的教室,二楼全部是学校男孩子们的宿舍。楼前就是学校的操场,有一些简单的运动器械,比如篮球架子等等。

礼拜堂和晨光学校中间有一条小路,笔直地向北通到大院子的后门。门旁有一间看门人住的平房,房子很大,至少有二十多平方米,房里除了一铺很大的通炕以外,几乎什么也没有,就显得房间更加空旷。

晨光学校的北边,紧挨着小路的东侧,是一块有一亩多大的菜地。地中间有一口水井,除了作为全教会的日常饮用,也用来浇灌菜地。菜地的出产,主要是供给在教会居住的同工及晨光学校住校的孩子们在教会食堂每日伙食的需要。菜地的一边还有一座菜窖,这在中国北方是一种很常见专门贮存过冬蔬菜的地窖。每年秋末冬初的季节,人们把收获的大白菜储藏在菜窖里面,整齐地码成一个个四方的菜垛,以备在整个冬季和初春食用。

菜地往东一点,有两座各自独立的小院子,是教会为那些家在外地的同工和老师预备的住房。

从菜地再向北,离开小路一段距离,有一栋简朴的西式二层小楼,是教会里的外籍宣教士们居住的地方。信徒们习惯称它为“牧师楼”。

礼拜堂的西边,另有一个小院子是晨光学校女孩子的宿舍。院子外边的一排平房,是教会的厨房和存放粮食以及杂物的地方。

同在教会院子里的“晨光学校”,是“宣圣会”在当地开办的一所小学校,专收成安县各乡村镇当中信主家庭的孩子。学生平时都在学校住宿,在教会的食堂吃饭。学校不收学费,只要求每个孩子,每个学期开始的时候,从家里带两斗小米,自己倒在教会食堂的米缸里,算作各人的口粮。

相忱和我在北京“远东宣教会”遇见过的裴约翰牧师,是“宣圣会”派遣在成安教会的负责人。裴牧师夫妇带着他们两个年幼的孩子,就住在教会院子里面的“牧师楼”,是当时长住在成安教会唯一的外籍宣教士家庭。裴牧师个子不高,只比相忱略高一点,在外国人当中只能算是中等。但是他的体格非常结实,精力旺盛,开朗幽默,经常以他饱满的热情来感动带领周围的同工和信徒。

裴牧师的中文水平比较高,能操一口相当流利的中文。生活习惯上也已经“入乡随俗”,除了在家里还有时穿着西服,外出到乡村布道的时候,一律穿一件深蓝色或是黑色士林布的中式长衫,脚上也是当地最普通的黑色中式圆口布鞋。

教会中还有一位叫王珩的同工,魏县人,三十多岁,已经在教会服事多年了。他担当的职份有点像教会当中的执事,主要管理教会的日常事务,特别是钱款和粮食,也做主日聚会的带领和讲道。王珩弟兄身材高大,身强体壮,讲起话来声音洪亮,气力充足,看到他常使人联想起“山东好汉”的形象。

“晨光学校”里有两位老师,都是本地的信徒,一位是谢和庆姊妹,一位是张代活弟兄。

教会院子里住着一家姓赵的信徒,全家三口人都在教会里做工。赵弟兄负责看守教会的后门,兼做打更。他们的儿子赵杰,当时是个才十七、八岁的孩子,负责种植教会院子中间的那块菜地,还要放牧裴牧师圈养的几只羊。后来我们回北京以后,赵杰因不堪忍受被国民党强征入伍,从军队里偷跑出来,到阜成门福音堂找到我们,在相忱的带领下悔改,受洗信主。

在教会的食堂里有一位张姊妹,五十多岁的样子,也是成安县本地人,大家都亲热地称呼她“张大妈”。张大妈是一位在主里满有爱心的信徒,曾给过我很多宝贵的帮助,使我在很多年以后都会经常想念她,感谢她。

教会的同工里还有一位只有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名叫尚志荣,家住距离成安县城八里远的北散湖村。小学毕业后,作为传道人的父亲尚青梅把他送到“宣圣会”在大名县的“圣经学校”学习四年,一九四零年,“圣经学校”毕业后回到成安教会服事。尚志荣的父亲尚青梅弟兄,带领全家悔改信主以后,也曾在大名、成安的教会里服事,后来成为自由传道人,这时已经在北散湖村自己的家里建立起家庭聚会。

这是神亲自眷顾耕耘的土地。神又亲自呼召那合他心意的工人,差派他们与他同工,在这片土地上,流泪撒种,欢呼收割。

(责任编辑:峰站)